比特币挤中国泡沫

观察者言:昨日公号刊登财新报道“央行切断中国金融机构服务比特币交易”, 引来一些比特币玩家和平台的强烈反弹。他们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因此盲目拒绝置信,何异于掩耳盗铃。从公开资料就可查询到,从2013年12月至今,有很多公开报道描述了289号文的内容,称央行多次找第三方支付机构座谈,强调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不可参与比特币交易和相关服务。央行此举,主要是落实五部委关于防止比特币风险的289号文,防止比特币在中国变成不可收拾的大泡沫。但央行的研究报告也说得很清楚,在中国,比特币的商品属性仍被承认,爱上比特币,仍有尽情持有的自由。只是那种把比特币当郁金香、兰花、普洱茶来炒的行为,至少金融机构是不能参与和推波助澜了。要了解此事最完整可靠的来龙去脉,当读下文。

比特币挤中国泡沫的图片

 

财新记者 李小晓 张宇哲 | 文

中国央行近期再次强调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不得服务于比特币交易,现有开户限期在4月15日前清理完毕。央行有关人士向财新记者确认了这一政策动向,“是央行条法司、支付司等部门会签下发的文件”。

所谓比特币(BitCoin), 是一群计算机极客(geek)在网上构想出虚拟世界的流通货币,并通过复杂的电脑运算挖掘和交换使用。

由于比特币的数量受到算法的严格限制,被一些科技爱好者认为比纸币具有更严明的发行纪律,并独立于各国央行的货币发行体系。随着热爱比特币的人越来越多,一些实体交易开始接受比特币为交换物。个别国家如德国干脆承认比特币为合法货币。随着交易量的增加,比特币的价格随之飙升。2013年以来,比特币在中国获得了狂热追捧,在大部分交易平台取消了交易手续费等政策刺激下,更演变成一种时髦的“投资品”。2013年,中国占全球比特币交易量达到了60%。

比特币在中国的价格经历了数轮过山车。2013年2月底,比特币兑人民币的价格还在每个100多元,到4月10日冲高到1546元,两天之后,价格腰斩。5月,比特币价格最低跌到300多元。但随后暴涨,11月19日盘中一度冲高至8000元,比年初时上涨近80倍,同期比特币兑美元不过900美元。

这样惊心动魄的价格变化确实引发了高度关注。加之在10月,比特币交易平台GBL负责人携款跑路,涉及损失资金超过3000万元。这是国内爆发的首件比特币平台诈骗案。11月中下旬,不止一位高层领导在有关内参上做出批示,要求防范比特币风险。

2013年年12月5日,包括一行三会和工信部在内的五部委联合下发了有关防范比特币风险的289号文。比特币价格随即腰斩,最低跌至2000多元。

尽管此时政策环境已趋紧,央行已经明确表示不允许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为比特币交易提供服务。但实际执行情况不佳。

比特币价格再度疾升,到3月5日,再度冲破4000元大关至4068元;在3月中旬再度传出央行将有新政后回落,至3月27日,比特币的中国价格是3561元。

央行近期举措实际是对289号文的重申。财新记者确认,央行于3月中旬向央行各分支机构下发了一份名为《关于进一步加强比特币风险防范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各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限期关闭十多家境内的比特币平台的所有交易账户。这意味着4月15日之后,除非现金交易,比特币的投资者无法在中国境内为交易直接进行银行转账、第三方支付。

有业内人士认为,假如各商业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关闭这些平台的所有账户,等于变相要求这些平台在境内关闭。现有平台或将被迫迁至海外,公开的比特币交易也将从地上向地下转移。

财新记者获知,央行各分行已经开始着手检查各比特币平台在银行的开户情况。

央行对待比特币并非是一律封杀的态度,这从央行年初的一份研究报告可见一斑。

该报告称,目前各主要国家金融监管当局对比特币分化为四种态度:一是认可或部分认可比特币的货币地位,以德国等欧洲国家为代表;二是仅承认比特币的商品属性,以中国为代表;三是全面封杀比特币,以泰国等新兴经济体国家为代表;四是谨慎观望,以美国和印度为代表。

  央行研报当时提出政策建议,应将比特币纳入监管范围:将比特币的交易纳入金融交易、支付结算、税收征管等监管范畴;建立健全国际反洗钱的工作协调机制,密切关注比特币在国际间的流通使用情况。

三令五申

《通知》要求各商业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关闭这些平台的所有账户,截止期限是4月15日。在此大限之前,这些账户仍可以提现,但不能充值。逾期未关闭的,央行将进行处罚。宽限期4月15日后,比特币网站不再具备给客户提现的合法通道。 另外,央行也要求支付清算协会继续跟踪平台充值手段的变化,并及时向商业银行通报。

该文件还指名15家比特币交易平台,包括比特币中国(BTCChina)、火币网、Okcoin、Fxbtc、比特币交易网、中国比特币、btc100、比特儿、808比特币、比特时代、牛币网、比特币国际、天和比特币、42btc和btc star。

其中,中国认知度最高的三家比特币平台为比特币中国、OKCoin和火币网。比特币中国成立于2011年6月,是第一家在中国境内运营的交易平台。从交易量上说,2013年相继成立的OKCoin和火币网目前规模最大。

3月26日,前述名单中的两家机构向财新记者表示,未接到央行通知。但多位市场人士均向财新记者确认,此前业界已知道这个消息。

3月19日,网上即传出“央行禁止比特币平台交易”的消息。3月21日,火币网的莱特币价格就从100多元钱一路跌到1元钱。

对此,央行官方微博当日发布声明称“‘4月15日前停止一切比特币交易’为失实报道,人民银行对比特币的态度已在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中明确表述。”

但据财新记者确认,央行《通知》确有其事。只是当时消息传播有误,央行并非禁止比特币平台交易。

  此外财新记者获悉,3月1日,几家比特币交易平台向国务院递交的问卷调查,也引起了国务院领导的重视,被批复“要监管”。

业内人士分析称,此次《通知》与此前289号文的监管要求一脉相承。

289号文称比特币是一种虚拟商品,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并要求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直接或间接为客户提供其他与比特币相关的服务等。289号文表示,比特币属于特定虚拟商品,由于其交易市场容量小、具有匿名性且不受地域限制,可能存在较高的投机、洗钱风险,有可能被违法犯罪分子利用。

289号文下发后,比特币交易平台和第三方支付之间的合法联系已经被切断。

比特币中国采取了“销售充值码”的充值方式,用户需要通过淘宝等渠道寻找充值码代理商,购买该平台的充值码,之后再将买到的码数充值到交易平台上,一个码数相当于1元钱。等于将第三方支付的应用从“用户-平台”转为“用户-充值码代理-平台”来实现。

银行的服务并没有因为289号文的出台而停止。OKCoin等大多数平台采取直接汇款的方式,通过银行直接汇款给平台公司。各大平台用户均可通过银行卡从交易平台取现。

由于比特币交易平台往往以普通工商企业的名称开户,表面上很难看得出与比特币相关。对于如何落实文件要求,央行支付司人士告诉财新记者,“银行和第三方都有责任监测开户资金去向,这是我们的监管要求。”

争议风险地带

比特币交易最让监管层担心的主要有两点,一是资金安全、二是反洗钱压力。

目前,美国财政部、欧洲银行监管局(EBA)、印度储备银行和中国人民银行均对比特币洗钱风险进行了警告。

2013年10月,一家名叫“丝绸之路”(Silk Road)的黑市比特币网站被美国FBI查封。该网站利用比特币的匿名特性,成了洗钱和非法交易的伊甸园。该网站还发明了“洋葱路由”,通过频繁跳转让交易服务器无法被追踪。该网站用户一度超过100万,在FBI查封时,缴获比特币多达26000个。

289号文强调,要求央行各分行认真研判比特币洗钱风险,要求比特币交易平台对用户使用实名注册,登记姓名、身份证号码等信息。

为了防范洗钱等问题,国内各大比特币交易平台也纷纷出台实名制措施,OKCoin、火币网和比特币中国均要求用户提供身份证号码,比特币中国要求提现10万元以上需上传身份证复印件。

“交易平台的出现对反洗钱其实有好处。我们不仅要求实名认证,而且所有交易记录都永久保存,随时可查阅。”比特币中国联合创始人杨林科表示。

在资金安全方面,289号文当时也强调,要加强对社会公众货币知识的教育及投资风险提示。

关于资金安全,平台们总是归罪于黑客袭击。2013年9月下旬,比特币中国遭遇大规模、持续九小时之久的DDos(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OKCoin也在同期遭受了四天四夜、上百G流量的DDoS攻击。

黑客攻击并非资金安全的罪魁祸首。通过“冷储存”和每日清账的方式,交易平台完全可以通过管理实现虚拟币的安全。“‘冷储存’就是把虚拟币储存在不插网线的电脑上。”OKCoin创始人徐明星表示。

仔细分析GBL跑路事件,会发现该交易平台有一套非常可怕的“10倍杠杆机制”,这套机制比黑客更加威胁着用户的资金安全。

“就是1元钱当做10元钱用。”业内人士解读道,“假如你有1元钱,网站给你10元钱的币,你不论买涨买跌,可以享受10倍的收益,也要承担10倍的风险。假如亏损金额大于账户余额,就会爆仓,系统会将你的账户强制平仓为零。”

“一旦被强制平仓,你就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业内人士表示。

目前,采取“杠杆机制”这种勇敢者游戏的平台不在少数。其中OKCoin和火币网都是最大2倍杠杆。3月21日,火币网正是因为该机制引发“1元事件”。

当日,市场上误传出“央行要禁止比特币平台交易”的消息时,导致大量资金撤出,比特币、莱特币价格骤跌。比特币1小时一度暴跌13%;在火币网上,莱特币价格在1小时内从90元暴跌到1元。许多投资者亏损爆仓后被强制平仓,账户瞬间被清零。

另一个存在资金风险的业务叫“融资融币”,这是OKCoin的首创,指用户可以P2P的形式将虚拟币出借给别人,按日收息,利率和期限由用户决定。债务人可用借来的虚拟币继续交易。

市场自行修复之后

业内人士称,2013年前,国内所有比特币平台都没有注册公司,通过个人账户交易。2013年后,几家大的平台相继注册公司。根据监管部门备案文件,目前前六大比特币交易平台为OKCoin、火币网、比特币中国、BTC Trade、FX BTC、CHBTC。

目前中国有20家左右比特币交易平台,开办平台门槛不高,和开办一般公司无异,程序为工商局注册登记成立公司,税务局税务登记,省级通信管理局ICP备案。

比特币交易平台最基础的业务均为比特币交易,部分网站开放了莱特币交易。大部分网站不收取交易费,在人民币提现时收取0.2%至1%的手续费。

业内人士称,假如各商业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关闭这些平台的所有账户,等于变相要求这些平台在境内关闭。

“这种情况下,平台只有一条活路,就是彻底搬到国外去,连接国外的第三方支付和银行。但中国规定每人每年只可换等值5万美元的外汇,这样一来,国内那些百万级的大客户就没法合规交易了,” 某大型比特币交易平台负责人说,“那时只能为中国用户提供线下的比特币交易服务。这样的话,用户用来交易比特币的人民币完全走线下通道(例如现金或点对点的个人网银转账)。”

徐明星表示:“如果把平台搬到海外,就只能使用离岸人民币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业内人士认为,假如《通知》的消息一旦明确,火币网的“1元事件”一定会更广泛上演,包括比特币、莱特币等虚拟货币的价格必然受到大幅冲击。

“去年那波上涨很大程度是中国人贡献的。交易量越来越大,价格就被轻而易举地推了上去。”比特币中国副总裁凌亢表示。

也有业内人士指出,比特币的价格不会因为交易平台的关闭而受损。

此前有观点认为,如果黑市网站“丝绸之路”被关闭,比特币就完了。事实证明,关闭当天的确发生了激烈的抛售,但市场24小时内便自行修复了。

“即使比特币交易平台关闭,也只能限制比特币与法币的公开兑换,却无法禁止爱好者之间进行私下交易。由于比特币的其稀缺性和匿名性,总会有人希望持有,有市场就会有价格。”一位投资者表示。

凌亢认为,如果比特币交易平台不能在中国生存,对中国比特币领域的反洗钱产生严重不利后果。“作为具有互联网去中心化和P2P特性的比特币,不可能被完全禁止。拥有大的比特币交易网站的数据和强制执法权,是比特币反洗钱的关键。如果中国的比特币交易网站不存在了,那时中国的比特币交易将完全转到地下或线下,政府将很难追溯或追查比特币的来源和去向。”

杨林科认为,当比特币成为一个投机工具时,它最初的本原已被人们淡忘。

其实比特币最核心的意义在于国际支付,”杨林科说,“我在纽约你在北京,你打比特币给我,我10分钟就收到了。它其实是一个中间币的概念。”

徐明星表示,比特币的另一层意义在于特定领域的支付。“比特币支付手续费低、速度快,而且银行卡可以申请退款,比特币不能申请退款,因此,它在一些不可逆的交易中是对银行卡支付方式的补充。”■

财新记者杨璐、吴红毓然、王长勇对此文亦有贡献

全文详见3月31日出版的财新新世纪周刊

除了比特币之外,价格最坚挺的就要数莱特币了。比起比特币的专业矿机,莱特币挖矿比较平民化,用普通的电脑就可以。莱特币交流群77388589(500人)